加密世界协调慈善捐赠的四种模式

十万条以太坊主网的交易记录,显示了区块链慈善捐赠是如何协调的。

加密货币有一个奇怪的矛盾点。它强调个人主权,一些人认为这是一个核心的概念。但也有一种看似相反的力量,将之视为协调和共识的过程。这种矛盾不难解释。在加密货币中,如果没有信任最小化的协调,你就不可能有主权的个人。如同一个硬币的两面。虽然我们更常讨论自我银行和自我托管,但人们正在关注加密货币空间所带来的丰富的协调形式。

一个鼓舞人心的协调案例是慈善捐赠。加密货币是一个天然的慈善媒介。它最大限度地减少了可能限制捐赠的中介、门槛和边界。捐赠可以瞬间到达募捐目标。这个过程既可以是匿名的,也可以在公共账簿上公布,让所有人看到,作为“捐赠的证明”。

因为慈善机构有时会使用公共地址,我们可以从区块链中挖掘出这种协调模式。因此,DAOrayaki 社区对《加密社区如何协调慈善捐赠》一文,进行编译。此文中,搜集了一个适度的数据集,其中包括对以太坊主网上约20个公共地址的100,000个输入(完整列表和重要注意事项见附录)。这只是整个加密货币捐赠的一个子集,集中在使用Etherscan API 的数据样本上。尽管不完整,这个链上的捐赠记录揭示了协调的力量,速度和效率,以及不同的协调形式。

在调查这个数据样本时,观察到四种清晰的协调模式,并在下文中总结了这些模式:病毒式、基于倡议的、自动化和自发式。这些特征对于人道主义行动尤其重要,因为此时全球都十分关切,需要资源迅速到位。所以在总结这些模式之前,我们想先举几个重要的例子。

关注案例

有两个很容易发现的案例。第一个发生在2021年,当时印度遭遇了最大的一波 COVID 袭击。许多加密货币公司认为必须采取行动,以推动支持人道主义。Polygon 联合创始人 Sandeep Nailwal 的一条推文发起了这场运动。

当消息传开后,数以百计的捐款滚滚而来,最终约1200个人进行捐款。印度疫情纾困 (India COVID relief)的多签钱包是这个数据集中最大的被捐助地址,总共被捐助超过15亿美元(2022年4月初美元价格;见尾注的注意事项)。

VB在5月份的大额捐款;大多数捐款数额不大,巨鲸的捐助占大头

不仅如此,一笔著名捐赠使这个合约的余额增加了10倍。Vitalik Buterin 意外获得了一笔狗狗币空投(Shiba Inu token, 以太坊的ERC-20 代币)。他决定捐出50万亿 SHIB 代币,按当时的价格计算几乎达到10亿美元。他直接将其发送到了印度疫情纾困 的钱包地址。可以看到Etherscan上的交易。这可能是加密货币历史上最大的单笔慈善捐款。

Tech Crunch 2021年封面

另一个更近期的例子是针对在乌克兰所发生战争的慈善捐赠,数百万乌克兰人因国家被入侵而流离失所(或更糟)。一些以太坊社区成员与 Pussy Riot 乐队合作,建立了 UkraineDAO。从构思和计划到为人道主义工作提供近乎即时的资金,这是一个进一步引人注目的例子,说明加密货币的协调是多么的灵活。在短短几周内,该基金从1000多笔交易中收到了超过 10,000,000 美元。这仅仅是UkraineDAO,而且只统计了以太坊主网。算上另一个乌克兰政府官方钱包和其他公链捐赠,对乌克兰的捐赠可能接近或超过一亿美元。

UkraineDAO 在几周内的受赠;3月初可见大量NFT销售

这次捐赠也新增了NFT方式——通过乌克兰国旗 NFT 筹集了2258个ETH。这笔款项是通过 PartyBid 协调3000多笔较小的捐款而筹集的。

总的来说,在这20个公共地址中,过去几年统计出的捐赠约为2,000,000,000美元(2022年4月美元价格)。而这仅仅统计了以太坊,所以只是这种捐赠的一个子集。在这些捐助倡议中,受到的支持差异很大。除了已经确定的地址之外,还使用了 Etherscan 的“慈善”和“捐赠”标签,所以其中一些是支持项目或创作者的公共钱包(如YouTube上的Chico Crypto)。统计的大多数是慈善机构,还有一个是像 Gitcoin 这样的多种主题的大型捐赠项目。

在我们分析的样本中每个倡议的捐款(美元);条形图上方显示的为捐款笔数

有趣的是,这 100,000 笔捐赠中有超过 75,000 笔流向乌克兰政府的官方钱包(在上面的条形图中每个条形的上方都有数量显示)。许多倡议都是为了帮助乌克兰的这个官方钱包而发起的,包括来自 Uniswap 和直接来自交易所的数千笔交易(例如,Coinbase贡献了超过3000笔交易)。

模式和原则

当评估这些捐赠的分布时,我们看到了一个在加密货币中非常熟悉的模式:巨鲸的超级影响。所有个人捐款中约有95%低于1,000美元,加起来只占该数据集中加密货币捐赠总价值的1%左右。但是仅前100名的捐赠就占了95%以上的金额。这主要是由于 Vitalik 的捐赠,但如果我们去掉他的捐赠,仅前99名也占其余的90%以上。这种模式在许多系统中很常见,包括社会经济系统。但在加密货币的一些指标中会很明显,尽管近年来这种情况一直在改变。

大约90%的捐赠者会捐赠几次。但有几个钱包有几百次,有些甚至几千次的捐赠。进一步分析这些高频捐赠者,可以看到一些重要的倡议。下面是一些例子:

Art Blocks。向 GiveDirectly 和 GiveWell 捐款 1,508 次

通过 Colorglyphs 铸造(mint)的捐款。向 EFF 捐款 480 次

通过 Autoglyphs 铸造(mint)的捐款。向 350.org 捐款 384 次

加密货币促进了可编程的捐赠。这是非常独特的,因为它被嵌入到区块链中。像 Art Blocks 和 Colorglyphs 这样的项目会将最初 mint 版税收入分配自动化。当进行销售时,合约就特定份额与慈善受赠者进行对接。整个环节没有人的参与。(其实,Art Blocks 给的赠款比这多得多,分布在其他慈善机构,如这里所述)。

上述的一个问题是,慈善捐赠的分布在少数几个发送者和接受者身上占了很大的比重。我们如何扩大捐赠的范围,让更多人帮助更多人?一种方法是设计一个资助计划,当捐赠者向多个喜欢的项目捐赠时,作为一种“投票”,它们将获得匹配的资金。拥有更多投票者的项目可以获得更多的匹配资金。这就是Gitcoin和Dorahacks-Hackerlink的资助轮次的目标,它们向数百个项目分发了数百万美元。

备注,Hackerlink是由DoraFactory提供的基础设施服务。

Gitcoin 第13轮资助分布,来自他们的公告页面

Gitcoin 刚刚完成了他们的第13轮资助,其中包括与 web3 相关的项目,社会和社区倡议,以及慈善活动(如为乌克兰提供的几个新资助)。

这里的数据集将这些捐赠折叠到单一的 Gitcoin 钱包中。但我们可以将这些条目分解成各自的 Gitcoin 捐款。我们可以通过 Etherscan的 API(账户交易端点)中的 input 字段来推断哪些赠款得到了资助。通过这样做可以发现一些惊人的贡献。例如,一个用户在一次交易中捐赠了 451 个 Gitcoin 项目,每个项目分享 2.85 美元的 DAI 。Gitcoin 的联合创始人Kevin Owocki 在这笔交易中向50多个项目进行了捐赠。为了了解这些捐赠的情况,让我们把前50个这样的捐赠,绘制在一个网络上。绿色的点是捐赠者,而开放的点是他们捐赠的项目。

绿色的节点是 Gitcoin 捐赠者1对多捐赠;开放的节点是接受者

就像之前的观察一样,仍然存在着少数项目获得大部分赠款的情况。一些项目(如 Rotki 和 ether.js 和其他头部项目)得到的捐赠比其他项目多。但总的来说,捐赠的范围分布得更广,许多项目被关注到,因为投票机制鼓励支持更多自己喜欢的项目。仍然有“赢家”,但因为扩散效应,一些不起眼的宝藏项目或刚刚开始的项目也有可能得到支持。

总结

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们能看出一些清晰的模式。其中有一些我们比较熟悉。例如,巨鲸的存在。更有趣的是,从这些模式中体现的策略。我们可以得出加密货币捐赠的四种协调模式。

病毒式。这些往往是有时间窗口的慈善活动,由一些重大事件驱动,如 COVID 或乌克兰的战争。它们的协调模式通常比较简单,比如直接的众包捐赠,但也有一些项目另辟蹊径,比如通过 NFT 等吸引更多的关注。加密货币可以帮助慈善机构进行动员,它可以吸引人们关注一项重要慈善倡议,并透明地揭示都有谁在参与。这可能会带动其他人提供帮助。

基于倡议。捐赠也可以来自于对协调方式的微调,例如 Dorahacks 使用二次方募资来鼓励对更多项目的支持,并通过资助获得许多人捐款(或“投票”)的项目来平衡“富者愈富”的效果。这种模式可能呈现出最复杂的协调可能性。随着人们对 DAO 越来越感兴趣,对于如何促进捐赠,将有越来越多的试验。

自动化。有了公共慈善钱包,就有可能对合约进行编程,使其自动捐赠。Colorglyphs 和 Autoglyphs 在他们的 mint 中做到了这一点,Art Blocks 则在更多项目中都有体现。在我自己最近的 The Mesh 项目中,所有者可以与合同进行交互,并向慈善机构进行小额自动捐赠。这种协调通常很简单,但它也使得捐赠变简单:无意识地自动化。

自发式。我把这最后一个类别留给了无法用上面三个类别“解释”的其他捐赠模式。也许这和传统慈善活动类似——年终捐赠,回馈社会的欲望,或是看了慈善机构网站信息后的行动。但即使如此,加密货币在这里也提供了助力。当使用加密货币捐赠时,你和慈善机构之间几乎没有分别。如果你不想暴露身份,你可以直接从交易所或从随便一个与你的其他钱包没有联系的地址转账。我在之前的一篇文章中描述了这些功能。

我知道到这是一个有限的数据集,但还是从中找出了这些不同模式。区块链提供的大量数据能清晰地展示这些模式。这个数据集受限的另一个原因是,像 Giving Block 这样的慈善服务可以帮助捐助者保持匿名。Giving Block 能为慈善机构和捐助者创建一次性地址。详情请看这里。显然,我没有机会获得这些捐赠的数据。

尽管数据集有限,20亿美元的加密货币捐赠也让我印象深刻。而且,虽然巨鲸占了其中的大部分,但即使是最小的捐赠,成千上万的人一起,也能筹集数千万美元来帮助他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1 × 3 =